人体艺术 是人身体的外在之美,可观可赏;人体艺术是艺术鉴赏,引领您欣赏人体的美,感受艺术的震撼!

> 艺术与人体 > 当代“徐霞客”潘蘅生完美女人人体艺术欣赏

当代“徐霞客”潘蘅生完美女人人体艺术欣赏

来源:22人体艺术 2014-10-27 温馨提示:点击图片查看下一页

当代“徐霞客”潘蘅生完美女人人体艺术欣赏当代“徐霞客”潘蘅生完美女人人体艺术欣赏

身体,一个审视的对象,一种观察的方式,被视为臭皮囊,但也被认为是惊奇的创造物,比自然界中的任何东西都更有性格。肯尼斯?克拉克说:“人体是我们自身,它唤起了与我们切身相关的一切愿望,而最首要的愿望就是使自身永存”。身体是一个小宇宙,从人体艺术那里,我们看到了人类自身的美和力量,但在中国,这一条通往美的道路却是如此的漫长。


人体艺术在中国古代处于一种幼稚的状态,即便春宫图,也只是性教科书,是秘而不宣的宫廷文化或地下文化,使我们无法观照到艺术品本质的目的,裸画终究不是审美沉思。汉唐之时,风气有所开放,但表现在绘画上的尺度也是有限的。身体作为一种思考,这样的美学之于含蓄的中国一直欠缺,裸体艺术似乎自萌芽之日开始就没有盛放过。宋代理学发展,禁欲主义盛行,裸体画被视为伤风败俗。人们观看事物的方式总是受社会风气的影响,而对身体文化的过分压抑,使得从宋朝到“文革”的漫长岁月里,身体之花一直处于黑暗之中,偶尔有阳光穿过世俗的云层,但未曾有过云霞满天。一千年之后,西风东渐,封建礼教的帷幔被掀开,生命的胴体之美才得以初现。


永恒的等待之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五四”新文化运动如风暴到来,刘海粟开始其奇妙的冒险,当上“艺术的叛徒”。他在上海美专开设人体模特写生课,把裸体艺术介绍到中国来,开启中国绘画史新的一页。但在那个没有人体审美人格化的年代,刘海粟和他的学生遇见前所未有的来自卫道士们的阻力,就连大军阀孙传芳也出面干预,幸得蔡元培、鲁迅、胡适的相助,人体艺术课得以继续。


1949年后,人体艺术之花并没有因为换了天地而绽放得更为灿烂,反而日益枯萎。1964年,“四清”运动,各种禁令不断传出,其中“人体写生这种办法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美术界玩弄女性的借口”的断然出现震惊美术界,中央美术学院的闻立鹏和李化吉等教授联名上书毛泽东。毛曾为此作出最高指示,但只是“私下的讲话”,人体写生自此夭折。那时的政府官员并不知道,画裸体就像学习透视法一样,是人文主义教育的必要组成部分。主管文化的领导更不知道,此时在法国,艺术家克莱因通过在裸体模特身上涂颜料创作的画已风靡欧洲。


人体艺术在中国未能赢得自己的光明地带,尽管如此,但暗流一直在涌动,随着国门的打开,随着消费社会的到来,各种潜在力开始发力,人性中诸多欲望开始燃烧。1979年,裸体艺术挑战者、广州雕塑家唐大禧以烈士张志新作为原型,把张志新塑造成了一位裸体的女子,她骑在奔驰的骏马上,弯弓向天。名为《猛士》的雕塑公开发表之后,掌声一片,骂声也一片。但今日看来,它是一个国家在一个时期意识形态领域的灰暗禁区点燃的第一朵火焰。一朵火焰可以点燃更多的火焰。1988年,陈醉的《裸体艺术论》得以公开出版,人体作为一种美学有了自己的体系。而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油画人体艺术大展”,一时更是风起云涌,万人空巷看靳尚谊、杨飞云、孙为民、王征驿、孟禄丁等人的裸画。仿佛从那天起,中国人从精神被禁锢的羁绊中解放出来,人性中合理的表达得到了呼应。这一年之于中国的人体艺术,是招魂的一年。有了魂魄的身体恢复了自然之美和原始的生命力,在艺术上成为符号,成为痕迹,成为美学精神,开始闪耀:它是纯洁无瑕之美,是迷狂的爱欲,是说不清的暧昧,是生命原始的崇拜,是诱人的性暴力,是和谐的力量,是由衷的感动。


回望1988,这光鲜的一年让人热血沸腾,但凝望人体艺术的窗口仅限于绘画和雕塑。人体摄影还在尘封中。尽管在刘海粟提倡人体写生的时代也出现过郎静山这样率先拍人体的摄影先驱,但人体摄影并没有开一树繁花,在摄影界也没有出现日本荒木经惟这样直接表现女性身体的离经叛道的摄影家。直至1993年,人体之美终于可以通过镜头得以在纸上展出,一种天赐的惊世骇俗之美震荡着中国人的眼球。人体摄影改变了人们对身体的认识,眼中的影像也就有了新的含义,给中国艺术带来新的启发。1995年,11位来自北京“东村”的自由艺术家们,按照体重的顺序,从下而上以3、2、2、2、1的人数层层“裸叠”,创作了《为无名山增高一米》,这不仅是一次人体的行为艺术,也成为人体摄影的艺术。


人体的解放就像潘多拉的盒子的打开,各种名目繁多的人体艺术汹涌而至,艺术家用人体做行为艺术、书法家在人体上写书法,画家在人体上做彩绘,但很多是小打小闹,带有猎奇、消费的味道和令人生疑的欲望,因为艺术与色情之间就隔着一层纸。2001年,中国首届人体摄影艺术展在广州进行,它掀开羞羞答答的外衣,疯狂地呈现人体的种种可能。这是一次对身体实存最成功的诉求,也是对社会伦理界限真正的突围,是对人性最直接的表达,人体作为一种行为艺术也得以艺术之名进而大众的视野。再封闭的历史也会给人惊喜,正大光明的人体影展极大地冲击着人们的观念,成为新的里程碑。


人体艺术成为一种新语言还是在1993年。这一年,冲进好莱坞的陈冲举办人体摄影展,在电影《诱僧》中全裸出镜,她把人原始的生命欢愉唤醒过来。此后,国内电影《画魂》《红樱桃》、电视剧《唐明皇》出现裸戏。这一年,人体作为艺术得到了尊重,普罗百姓也可以像贵族一样有教养地欣赏人体艺术了,但有色眼光还是躲在幽暗的角落,就像人们在2003年观看“人体摄影写真集第一人汤加丽”一样,是否已跨过道德这道门槛尚未知道,因为在舞蹈和话剧等艺术领域,裸体艺术还是一个禁区。


杜布菲说:“我们的思想最珍贵之处,不是它理智的成分,而是那跃动、那韵致使身体摆动的内涵。”人体艺术一直是艺术家所处理的最复杂、最富于表现力的主题,今日中国人体艺术离这样的境界虽还有距离,好在,人体艺术在中国已开始妖娆的绽放。

热门标签: 人体艺术 艺术 绝美 油画 潘蘅生

更多人体艺术模特:

网友好评榜